<progress id="vjnnz"><i id="vjnnz"><progress id="vjnnz"></progress></i></progress><ins id="vjnnz"></ins>
<ins id="vjnnz"><noframes id="vjnnz"><cite id="vjnnz"></cite>
<ins id="vjnnz"></ins><ins id="vjnnz"><noframes id="vjnnz"><address id="vjnnz"></address>
<cite id="vjnnz"><noframes id="vjnnz"><address id="vjnnz"></address>
<th id="vjnnz"><i id="vjnnz"><th id="vjnnz"></th></i></th><del id="vjnnz"></del>
<cite id="vjnnz"></cite><ins id="vjnnz"></ins>
<ins id="vjnnz"><i id="vjnnz"></i></ins>
<ins id="vjnnz"></ins>
<ins id="vjnnz"></ins>
<progress id="vjnnz"></progress>

靠吃瓜一夜漲粉10萬?互聯網吃瓜生意了解一下

2019-07-09 08:39 稿源:新榜公眾號  0條評論

八卦 吃瓜 西瓜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榜(ID:newrankcn),作者:顏椿穎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“又可以愉快吃瓜了。”

豆瓣鵝組整頓停運一個月后重新上線時,編輯部Eve打下了這一行字。

2018 年,作家劉震云寫下《吃瓜時代的兒女們》,人人是看客,人人都是被看的對象。而在社交媒體時代,造星時間短,事件傳播速度快,網友們甚至吃著瓜又造出了一批“明星”,它們是冷漠的觀察者,也是輿論的攪動者。

這其中,有被娛樂圈攻陷的鵝組,也有通過監測YouTube粉絲數據發展起來的第三方機構Social Blade,還有利用Social Blade進行二次加工的吃瓜號(tea accounts)。他們把吃瓜變成生意,姿勢各不相同,有人成了八卦營銷號,也有人成功轉型上岸,吃出了自己的商業模式。

需要特別說明的一點是,天生擁有眾多流量的明星八卦吃瓜賬號不是今天主要的討論對象,本文更關注那些聚焦社交媒體原生網紅和普通人的吃瓜博主,看他們如何生產內容,找到商業模式。

吃瓜姿勢千百種

豆瓣鵝組:不只是粉絲供養

鵝組(此前對外名字是豆瓣八組,現為豆瓣鵝組)當然不是一個只看明星的地方,八組鵝(八組er的諧音)們無瓜不吃,既看流量明星的火和糊,也看網紅和民生熱點,甚至是科技互聯網,微信信息流改版時,八組鵝也曾經熱烈討論過。

一個月前,鵝組宣布整頓停運,生生把吃瓜愛好者的生活挖去一大塊。不過,微博上各種以“吃瓜”和“八組”為關鍵詞的搬料賬號還在為吃瓜群眾們供應養料,當然,這些賬號已經和營銷號相差無幾,聚焦各路明星八卦,從來不缺流量,靠廣告盈利。

活在豆瓣的鵝組是另一番光景,和當年的天涯八卦一樣,這里靠用戶生產內容的討論區,生死成敗只和平臺有關,并無獨立盈利一說。

 

吐槽君:普通人瓜田

普通人瓜田中,最著名的是一系列“吐槽君”。

起初,這些賬號是留學生們抱團取暖的地方,匿名投稿的普通人無心成了被圍觀的對象,很快他們自發成長為一個個兢兢業業的瓜農。

人民大學新聞學院講師董晨宇提到這一現象時解釋,這是社交媒體成功的關鍵——動員用戶,讓他們成為內容生產者。不論是無意間的種瓜還是主動式種瓜,都完成了“在場”、“參與”和“監視”的社交媒體使用閉環。

“長相至少 8 分,家庭中產以上,游離在綠和被綠的邊緣……”套路化的情節成了一個又一個熱門梗,吃瓜群眾們也樂此不疲圍觀這些毀三觀的故事。

圍觀者越來越多,流量自然越來越大,故事也越來越離譜,“吐槽君”們走上靠流量和廣告生存的營銷號路子。直到不小心玩脫,濫用公共資源,這條流量和普通瓜農互哺的路線才宣告終止。

數據監測博:數據圍觀式吃瓜

如今,想在YouTube上一夜漲粉 10 萬,多半是因為跟網紅打嘴炮。

最近一年,YouTube上爆發過兩次激烈的網紅罵戰,一次是游戲博主PewDiePie和印度音樂媒體T-Series(以下簡稱PT大戰)的YouTube一哥之爭,從去年底延續至今;第二次在 5 月份,美妝博主Tati和Charles師徒反目(以下簡稱TC大戰),堪稱美妝界最大規模的撕X。

兩次熱點除了留下一地雞毛,還有幾個靠數據吃瓜崛起的新賬號。

如果在Google搜索關鍵詞PewDiePie T-Series和Tati Charles,自動聯想出來的均為“訂閱數 (subs/subscribers)”。

在YouTube,掉粉觀察是網民們吃瓜的一大依據,它是某場口舌之爭中的輿論風向、當事人人氣甚至是商業價值最直接的反映。

參戰雙方的粉絲數可以通過第三方數據監測網站Social Blade查到,在這里,除了能查看粉絲數變化,還能根據YouTube的廣告分成條例估算某條視頻產生的收益,一條 700 萬播放量的視頻可以得到3500- 28000 美元(約合35000- 190000 元)的盈利。基于Social Blade的數據進行的吃瓜圍觀,有博主實現了半年增長百萬粉的飛躍。

比如直播PT大戰的頻道Flare TV,除了同屏的參戰雙方粉絲數和彈幕,再無其它。依靠數據直播,Flare TV用了 5 個月,實現了從 6000 粉絲到 36 萬粉絲的增長,現在的粉絲已經達到 255 萬。

5 月,YouTube宣布調整前臺粉絲數據顯示:用約整數代替實際數據,比如12345678,只顯示12M,只有運營者本人能在后臺看到真實數據。

這意味著,第三方網站Social Blade將不再有用武之地,以Social Blade數據為基礎進行吃瓜直播和視頻創作的博主,也必須另謀出路。

以Social Blade為代表的數據網站種出的瓜,早已塑造了YouTube的吃瓜文化,甚至形成獨特生態。吃瓜的除了參戰雙方的粉絲,也有各大品牌的營銷人員。未來是否和這些紅人合作,極有可能由數據battle的結果決定。

YouTube一舉干掉前臺數據,Twitter上有粉絲發起#SaveSocialBlade 話題,希望在全美范圍形成影響力:沒了數據,還怎么愉快吃瓜。也有創作者也發推支持Social Blade,YouTuber、喜劇演員Jesse Rideway表示“多年來,我們已經習慣用Social Blade來管理實時訂閱,簡化統計數據。”

有 20 萬粉絲的數據博主Sanders Kennedy表示,沒了粉絲數據顯示,博主可能會更關注轉評贊,但這些數據更容易通過營銷工具實現,不如粉絲數真實可靠,但好處在于,他們可能會更關注內容本身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日日撸